孔院老师的苦与乐——探访英国威尔士山区孔子学院

    [来源] 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     [发表时间] 2019-01-25 13:28:07 
 


陈海龙老师在教授英国学生太极拳课(图片由陈海龙提供)

随着中英两国在人文交流领域的合作日趋加深,中文不仅在英国的中小学里越来越受到重视,而且在英国成年人,甚至老年人群中都出现了学习中文的热潮。孔子学院作为开设中文课程、传播中国文化的海外教育机构最先感受到了这股学习热潮。

卡迪夫孔子学院位于威尔士卡迪夫大学内,由卡迪夫大学、厦门大学及国家汉办共同创立于2007年。卡大孔院目前拥有中文教师8名,中文教师志愿者4名,但是却要负责卡迪夫孔院下属8个孔子课堂32个教学点的中文课程教学工作。特别是威尔士地区的北部和西部多是山区,交通极为不便,这为孔院老师的授课也带来了极大的不便。

去年9月份刚刚来到卡大孔院的田林艳老师,经常要到山区谷地教学点授课,虽然课程只有两个小时,但是至少有六个小时要用在来回的路上。而在山区谷地的教学点是没有午餐供应的,如果自己不带好午饭,那么当地找吃饭的地方非常不方便。每位老师每周至少要有两次前往山区教学点授课。“这些教学点远一点的我们基本要预留单程三个小时的交通时间。首先要从自己家里走路到火车站,在火车上基本需要1个小时的时间,然后从火车站到坐公交车的地方需要走路过去,坐公交车有的时候还需要倒车,到了站点后去学校还需要走路,所以整个过程花费的时间会比较多。”


田林艳老师在中文教学课堂上(图片由田林艳老师提供)

10年来,威尔士有2万2千多名学生受益于孔院中文课程,从大学中文学分课,非全日制成人中文课程,到中小学生必修课及选修课。2018年,卡大孔院为5000多名中小学生开设中文课程,学生数创历年新高。学员人数不断上升,年龄跨度如此之大,这让我们的孔院老师也是“痛并快乐着”。“我们孔院有些老师除了上教学点的课,他还要在大学里上课,所以有的时候白天跑教学点,晚上还得回来上大学里面的课,像我就是:周一晚上会上课上到9点,然后回到家以后就快10点了,第二天早上就得赶去中小学教学点,不到6点就得起床,从中小学再赶回来就快晚上了,然后接着上晚上大学的课,第三天又要赶到中小学去,所以这样连轴转还是挺辛苦的。”

尽管老师们授课很辛苦,但是她们也总是被英国人学习中文的热情所感动着,鼓舞着。祝欢是卡大孔院有三年教龄的资深老师,她的成人课堂上有一位80多岁的学生,给了她最多感动。“我自己现在要说的这位80多岁的老人是今年六月份,我们当时有一个每天上课五小时的课程,他是一位80多岁有孤独症的老爷爷,每次来上课他都会带一个助手,因为很担心他自己身体支撑不下去,就会拿一个小车子,里面装的都是他的药,他的助手会帮他抄一些笔记,那种课一次要上五个小时,我作为一名老师我都觉得很累,就是一些十几岁、二十多岁的学生,我看他们也觉得他们很辛苦,但那位老爷爷每次都会来很早坐在那里,我看他学习就觉得一定要好好学习,他写字手还会抖,但是他仍坚持写中文,我们考试的时候,他还会努力,虽然他程度可能跟不上其他人,但是他仍会努力。”


祝欢老师在教授英国学生书法课(图片由祝欢老师提供)

再过几天就是中国农历春节,老师们不仅春节期间没有假期回家,而且大年初一的课程也是安排得满满的。而对于春节无法回家这件事,孔院老师有着别样的理解。“我个人觉得,说到春节,我们在海外的人其实不是我们在过年,是我们在给外国人过年。虽然他们没有春节这个文化,但他们会赶流行,他们到处希望他们自己过春节,所以我们就有很多的活动,我们需要到各个地方去,帮他们办中国的新年活动。”

不能和亲人团聚,老师们也为亲人送上了自己来自异国他乡的祝福。陈海龙曾经在喀麦隆、印度和英国三个国家担任过中文老师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他还有一个一年多没见面的印度女朋友。“一个是对父母的思念,一个是对所牵挂的人的思念,但因为你选择了这份工作,你要好好地完成这个工作。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父母身体安康,在国内生活愉快;第二个就是希望能够早点成家,这可能也是我父母最大的心愿。”

祝老师曾经在法国当过两年志愿者,之后又在英国教书三年,算起来她已经连续五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春节了。谈到自己的心愿,祝老师说:“我希望自己、家人、朋友都身体健康,平平安安,开开心心,这就是最好的了。在英国已经是第三年了,去年的时候因为家里有点小事情,回了一趟国,爸爸妈妈见到我的一瞬间就流眼泪了,但我只在家呆了七天。加上之前做志愿者,一共五年,中间只回了一趟家,也是很久没在家里过年了。”

说着说着,祝老师眼圈红了……

(国际在线报道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梁弢)

新闻原文链接